首頁 > 恐怖靈異 > 夢幻神座 > 第十四章 沒有改變的結局(求點推,收藏)

第十四章 沒有改變的結局(求點推,收藏)

作者:天劍無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全方位幻想修真四萬年都是地府惹的禍販妖記神棍機甲吞噬星空美國大地主陰陽鬼術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hxozz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PS:新的一周開始了,再次開始求點擊求收藏啊!新書成績不給力,大家支持一下啦!

    第二天,比武會場上,雙方如約到場,最后一場比賽如期進行,張俊和劉振聲來到擂臺下,看著一旁靜坐的霍元甲,張俊面色有些凝重,這次比賽就是決定命運的時刻了。到底自己所做的有沒有效果呢?

    想到這里張俊暗自小聲對旁邊的劉振聲說道:“怎么樣?那個人已經控制住了嗎?”劉振聲嘴角含有的露出殘酷的表情,隨即說道:“放心,我已經將他抓起來了,回去再好好整治這個叛徒。”

    張俊點了點頭,隨即看向霍元甲,昨天霍元甲去赴約后,回來后整個人似乎非常高興,對方似乎不是那種會借機下黑手的人。而霍元甲回來后對對方的評價也的確很高,在霍元甲的語氣里,對方似乎是一個非常有性格非常有武者那種對武術的執著精神的純粹武者。所以經過昨天的會面,霍元甲對今天這個對手很期待,這是一種對于有著同樣的志向純粹武者之間的共鳴,兩者雖是對手更是一對知己,兩者之間戰斗更像是一種交流,無聲的論武,靈魂的碰撞。

    比賽開始很快,霍元甲身著白色馬褂,手中三節棍舞出一道棍花,整個人都正氣浩然。而霍元甲的對手田中安野則穿著那藍色日本道服,手上拿著一把武士刀,英俊非凡的田中安野可以說將霍元甲的風采完全壓了下去。

    兩人之間的比試和前三場完全不同,兩人互相拆了數招,雖然看起來殺氣十足,但張俊卻發現兩者在臺上似乎并沒有正式開始,這前幾招不過是兩人相互表示對對手的尊敬而互相進招而已。霍元甲沒有使用出他應有的化勁修為,而對方同樣也留了很大的余地和后手,不過在十招的相互進招之后,兩人也開始真正拿出各自真正實力來投入到這次比武。

    這是一種對對方最好的尊重,兩人一旦用出真正實力來,戰況就變得兇險萬分了,對于精武門以及臺下武術界其他門派的暗勁層次高手來說,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武學盛宴。田中安野也是暗勁層次的高手,而且對方使用的招數不但有著日本本土的柔道等武術影子在里面,更是有些招數帶著中國唐手的痕跡,太刀化作一道銀色月華,撲面殺入霍元甲的面前,刀鋒吹毛斷發,張俊在臺下甚至能清楚看到霍元甲衣袖在躲閃間被其刀鋒割開的細口。

    而霍元甲則使用的三節棍,遠攻近打運用的爐火純青,絲毫不見造作的痕跡,如今幾乎是丹道宗師的他早已一法通百法明,任何兵器在其手中都不過是精氣神的延伸,和雙手沒有任何差別,霍元甲周身的三節棍棍影重重,與對方的刀光相互交鋒,也多虧霍元甲手中的三節棍是由上海武術協會提供的百年老木心做成,堅實勝鐵這才沒被對方的刀鋒砍成數段。

    上半場兩人棋逢對手將遇良才,但霍元甲似乎更強一籌,霍家拳中擒龍探月手在開場第五分鐘時一把將對方手腕擒住,但對方也是一個翻轉使用出柔道中的擒殺之術反抓住霍元甲另一只手的關節,但霍元甲似乎明白對方想要兩敗俱傷的決定,整個人使出霍家拳中金蟬蛻甲法門,以兵器代替己身,脫開對方的擒拿。

    輾轉騰挪之間兩人手中的兵器已經互換了兵器,霍元甲手腕一抖用手中的太刀舞出一片月華,而原本的三節棍卻被田中安野取到手,但很明顯對方似乎用不慣中國的三節棍,放在手上隨便試了試卻差點把自己腦袋打出個包。眾人見此哄然大笑,而場上的霍元甲卻是微微一笑表示諒解,隨后更是將手中的太刀主動還給對方。而田中安野也是投桃報李將自己手中的三節棍還給霍元甲。

    不過,即使拿到自己熟悉的武器,田中安野也很難對抱丹境界的霍元甲造成什么威脅。田中安野在最后甚至用自身的暗勁修為將霍元甲手中的三節棍砍斷成為兩根雙節棍,不過,抱丹境界的宗師之所以被稱為宗師,就是因為其根本不會拘泥于招式和武器,任何的物體到霍元甲手上都會成為致命的殺器。上半場的比賽以田中安野的完敗結束,而下半場則是準備空手拳道比賽。

    霍元甲回到座位上稍事休息,張俊和其他師兄弟連忙為霍元甲斟茶,給霍元甲解解渴,而張俊在這期間卻無意間發現對面觀眾席上的日本代表似乎在不斷交談什么,不過張俊卻是冷笑了一聲,暗道對方根本就別想做手腳,因為對方的安排在精武門的奸細早已經被劉振聲給抓起來。

    果然,日本一方的代表卻似乎發現了自己在精武門的內應被清除,轉頭一臉殺意看向霍元甲,仿佛要用眼光殺死霍元甲才罷休一般。

    下半場的比賽五分鐘后如期進行,五分鐘足夠雙方調整好氣力,觀眾席上人聲鼎沸,下半場是拳拳到肉的赤手搏擊,這遠比用武器更能激發出那些人們內心深處隱藏的暴力因子。下半場的比試中,霍元甲運用霍家迷蹤拳和對方的日本柔道相互間不斷攻防,兩人仿佛成為一陣旋風,相互間不斷交錯而過。霍家拳剛柔并濟,夾雜八極、太極、詠春和五禽戲等古老中國拳術,張俊當初修習霍家拳偏向陰柔的太極與詠春,而霍家拳中剛猛的八極開門拳力,才是原本霍家拳中配合秘傳殺招的真正拳術。

    霍元甲這一次為了尊敬對手真正使出了十數年未用的秘傳霍家拳,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鎮乾坤,八極拳剛猛無比,霍元甲看起來瘦弱的身軀使用出八極開山勁之后,才顯示出其作為武者強而無畏的霸氣來。真正的霍家秘宗拳法第一次出現在張俊的面前,兩人不斷交錯,拳拳對準相互的要害。

    霍元甲雖然達到丹道宗師境界,但力量等等不可能隨著境界提升立馬就起到翻天覆地的變化,境界雖高,但缺少時間來積累足夠的氣血推動自我境界的強化。而田中安野再怎么不濟也是一個暗勁層次的強者,對方沒有系統暗勁境界的資料,但憑借武道宗師的直覺,他可以下意識的運用暗勁來攻擊防御。霍元甲和其不斷交手過程中也中了對方的拳頭,霍元甲即使將對方擊出內腑創傷,嘴角溢血,但其自己也被田中安野的暗勁傷了胸肺。

    “咳咳!”霍元甲在擂臺中場休息時因為胸口的傷勢有些氣息不穩,張俊為其倒了杯茶,小聲說道:“師傅,你身體還行嗎?要不然這場比賽要求延后,身體更重要啊。”

    “無事!這是老毛病了,沒想到今天又出現了,不過這點傷還擋不了你師傅。”霍元甲合理口茶,順了順氣息,隨即才看著對面的田中安野說道。

    張俊看到出現在霍元甲臉上的堅持,也知道自己是無法說服他了,但如今能做的也只有默默在臺下支持對方。

    中場休息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霍元甲和田中安野再次上場,這場比試終于到了落下帷幕的時刻。擂臺上霍元甲和田中安野也拿出了手中底牌,霍元甲一手迷蹤拳分合之間猶如兩條游龍出淵,一反上半場的八極剛猛拳力,反用出霍元甲自創的霍家迷蹤拳法,拳腳如龍似虎卻又捉摸不定,手腳雖然不是極快卻如同涂了膠水,將田中安野的雙手緊緊黏在自己雙臂上,多次將對方的招數憑空截斷。

    而田中安野也使出了壓箱底牌,在張俊看來,他整個人都仿佛化作一個殺人機器,手、腳、四肢、后背、胸口、肘骨關節渾身上下無一不是攻擊之地,無一處不是致命所在。即使霍元甲以慢打快以柔克剛但依然有制不住對方的趨勢,張俊見此心中更是出現了一絲不安,似乎會出現什么意外。

    果然,張俊的不安很快成真,田中安野使出的壓箱底牌正是唐手,這種格斗技本來是唐朝軍中所用的格斗技,招招都是致命殺招,傳入日本后在此基礎上更是發展其招數的特點,將人身體每一處動作都化為致命殺招,逼迫霍元甲不得不下殺手才能勉強阻擋對方。

    張俊臉色卻有些嚴峻,在擂臺下的張俊看出自己的師傅似乎不想和對方生死相向,明明有機會下殺手解決對方,但霍元甲卻用太極四兩撥千斤的方法巧妙化解對方攻擊,想要將對方擒下,但卻不愿對對方下殺手。可是田中安野的唐手卻是招招致命,兇狠無比,霍元甲久守必失,只要被對方擊中那便是傷筋動骨的重傷,甚至打到要害的話會致命。

    因為霍元甲久守必失,使得其終于被田中安野抓住機會擊中胸口,不但如此,在被擊中的同時,霍元甲因為強自收回自己對對方心口的殺拳而傷上加傷,吐出一口血。臺下的張俊仿佛都能感覺到自己心臟在這一刻跳到喉嚨口,甚至都準備若是對方再次攻擊向霍元甲,要下殺手的話,那么自己即使破壞規則也要上場救下自己師傅。

    不過,田中安野在一拳擊中霍元甲后卻沒有再攻上,反而如中了定身術一般站在原地,右手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胸口,剛才霍元甲一拳正好擊中這個地方,但卻好似根本沒有力量一樣。不過當他一手摸到胸口時,嘴角卻泛起一絲苦笑,一片片指甲蓋大小的藍色布片從手指縫間落下,只見胸口處的衣服破開一個拳頭形狀的洞窟,而其古銅色的肌膚從窟窿中露了出來。原來霍元甲雖然收拳及時,但卻用暗勁將勁道全部集中在胸口前的衣服上,衣服的布料根本經受不住這股力量,轟然碎裂。

    “我輸了!”田中安野佇立良久,最終一臉頹廢的看向嘴角不斷流血鮮血的霍元甲,一瞬間所有的斗志全都化為頹廢的黯然,大聲對著八國裁判和在場所有觀眾用自己那不是很熟練的中文喊道:“我輸了!我愿意服輸,霍元甲才是勝者!”

    “啊!師傅勝了!”聽到對方認輸,精武門的眾人不由高聲大吼呼喊,而張俊更是喜形于色,跟著所有人大聲痛呼,張俊只有自己知道在這段時間內自己有多么擔心如果霍元甲逃不過必死命運該如何辦,自己能做的也只是按照自己的本心盡全力去改變那注定了的悲劇。

    當裁判不得不宣判霍元甲勝利,田中安野棄權認輸后,所有在場的中國人在一年多后再次沸騰了起來,這一刻,會場內的歡呼之聲即使是遠在數公里都清晰可聞,因為有了一年前的經驗,所以這一次霍元甲并沒有像上次那樣被抬出會場,而是被精武門的眾人擁簇著出了會場。

    霍元甲嘴角還留有一絲血跡,被人流擁簇著向精武門移動去,張俊也在其中,可是本來應該是輕松無比的張俊臉色卻一直沒怎么好,二師兄劉振聲卻忍不住問道:“師弟,怎么了?師傅打贏了應該高興啊?”

    “沒什么,總覺得心里慌慌的,高興不起來。”張俊武者的感覺感到一絲不對勁,當然這也是因為張俊是半個夢魘的體質感覺遠比劉振聲敏銳,說著又看了看霍元甲,在張俊身邊的霍元甲雖然面色帶著微笑,但是眉頭也是微微皺起,似乎也有心事,張俊暗道難道霍元甲也感到不對勁了嗎?

    剛剛想到這里,面前包圍著眾人的人群猛然一陣喧嘩,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張俊眼角內,因為一路上都是民眾包圍著霍元甲,要是在一百年后搞不好都會發生踩踏事件,此時由于人流過多擁擠而導致人群騷動可以說是在正常不過,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前眼角中這個人影卻帶給張俊一絲寒意,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突然從張俊內心中猶如決堤的洪水轟然淹沒整個心房。

    “小心!”抱丹境界的霍元甲甚至比張俊更先察覺到不對,但卻已經遲了,眼前的那個差點被人群擠倒的人影,猛然表現出迅捷的身手,迎面對向精武門門人所在地,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在此時露出了它猙獰的獠牙,發出其炙熱的怒吼。

    “不!”現實總是有些意外出現,面前這個殺手本來是想暗殺霍元甲,但誰知在這人群中被人一擠之下,槍口竟然走了火,,而槍口這時卻正對著張俊。張俊是人還不是神,即使是暗勁層次的強者也不是超人,擋不住子彈,如果被子彈射中要害,仍然逃不過一個死!

    張俊眼中,這一切仿佛成了慢鏡頭,子彈的軌跡,眼前劉振聲和其他精武門人臉上的驚愕,憤怒和急迫全部被張俊納入眼中,若不是自己確定自己并沒有什么特殊能力的話,搞不好自己還以為自己得到了寫輪眼亦或是子彈時間之類的技能呢。

    仿佛過了數年的光陰,當張俊反應過來時,面前一個偉岸的身影早已擋住自己,將自己牢牢的護在其身后。

    “啊!”張俊見到面前的身影,頓時一股逆血涌上大腦,一股烈火在胸口猛然爆發,怒吼道:“我要你死!”

    渾身毛孔猛然閉合,地面炸出一個腳印大小的坑洞,整個人化作殘影撲向那個不斷向人群擠去的殺手。對方根本沒有發覺到張俊竟然如此迅速,還在一個勁想要混入因為槍聲而混亂的人群中好方便逃離,牢牢鎖定住人群中的對方,張俊一雙肉掌變得通紅仿佛著了火,狠狠印在對方的后背脊椎上,那個殺手哼都沒哼一聲整個人被擊飛三米開外沒了生息。

    “師傅!”殺手的一槍正好擊中了霍元甲的心口,暗紅的血液染紅了一片白褂,張俊連忙抓住霍元甲抬起來的手。霍元甲已經達到抱丹境界,身體的生命力遠勝常人,即使是內臟受到損傷只要不是致命傷都能恢復過來,可是如今這一槍卻是正中心房,即使霍元甲是抱丹宗師也不過延緩了一下死亡的時間而已。

    “不要...咳咳......費力了!”霍元甲面若金紙,費力的咳出一口血液,對身邊想要將他送往醫院的精武門眾說道,“子彈上....有毒,我撐不過去了.....”

    張俊眼睛通紅死死捂住霍元甲的傷口,希望阻止血液的流逝,可是手指間霍元甲的鮮血就如同沒了閥門的水龍頭,怎么也止不住。不一會,就流了一灘暗紅的血液。

    “振聲,好好經營精武門。”霍元甲強撐著握住劉振聲的手回光返照囑咐道,而后更是一把抓住一旁張俊的手臂,艱難的看向張俊,“俊兒!答應我....不要報仇!噗!”

    眼看面前霍元甲眼神之中的光彩開始黯淡,張俊忍住眼中的淚光,狠狠點了點頭,最終讓霍元甲了無遺憾含笑而逝。

    張俊手指甲扣住手心留下絲絲血跡,腦袋里一片混亂,看著倒在自己面前一身白衣染血的霍元甲連大腦中出現的詭異的聲音也沒有注意到,“獲得夢元力10點,夢幻神格資格判定通過,掃描世界完成,神格資格獲得條件:500點夢元力,時限:50小時。”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道君販妖記殺戮沸騰我的初戀是女鬼偽魔王最后一個通靈畫師最后一個盜墓者美國大地主天國游戲重生之凌駕者
《夢幻神座》章節(正文 第十四章 沒有改變的結局(求點推,收藏))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夢幻神座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hxozzf.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148组选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