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到底是誰在求誰(求訂閱)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到底是誰在求誰(求訂閱)

作者:南希北慶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hxozz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當然,郭淡也只是想想而已,在這風口浪尖上,他可不敢逃稅,萬一被姜應鱗他們待著,那不死也得脫一層皮,況且明朝的商稅也不是很高。

    郭淡望著徐姑姑那豐腴卻不失高挑的身段,暗想,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小伯爺這么天真可愛,我怎么可能傷害他,我要傷害,也是傷害你爹爹那只老狐貍,呵呵......。

    “淡淡,我姑姑與你說了甚么?”

    送走徐姑姑后,那徐繼榮便急忙忙跑到郭淡身前問道。

    郭淡半開玩笑道:“你姑姑讓你離我遠點。”

    徐繼榮哼道:“我姑姑才不會這么說。”

    “騙你是豬...你干什么去?”

    話說到一半,郭淡突然發現徐繼榮掉頭就走。

    “哦,我突然想起有事,我先回去了。”聲音已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

    這個蠢貨。

    郭淡是哭笑不得,也懶得搭理他。

    他今日可不是來專程向那徐姑姑道歉的,而是來視察工作的,這是他們第一次將畫冊賣到外地去,對于郭淡而言,可是非常重要的。

    好在其余人不像徐繼榮這么不靠譜,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進行中,關于運往江南的畫冊早已經準備妥當,現在又在加緊制作七夕網戀的畫冊。因為冊封大典畫冊的大賣,導致資金迅速回籠,這獎金什么的自然都不在話下,工匠們也是干勁十足,而且,沒有徐繼榮的搗亂,郭淡安排工作也是相當順利。

    ......

    “姑爺,你回來了。”

    剛剛回到牙行,寇義便急忙迎上來。

    郭淡只是瞟了眼他,便問道:“有什么事嗎?”

    言罷,他往椅子上一坐,輕輕松得一口氣。

    寇義道:“我今兒去官牙那邊打點好了,他們倒是答應了,但我看得出,他們對咱們還是非常不滿。”

    郭淡道:“是錢給少了么?”

    “那倒不是。”寇義搖搖頭,又道:“我想多半還是因為我們牙行最近擴張得太快。”

    郭淡稍稍點頭,道:“那也沒有辦法,咱們要賺大錢,總會有人不開心的,所以,我們開心就行。”

    寇義訕訕道:“話是這么說沒錯,但是我還是感到有些擔憂,如今官牙幾乎掌控著一切,任何進出京城的貨物,可都得經他們手,其余城鎮皆是如此,他們要給咱們使絆子,那可真是有太多手段,姑爺,我看咱們還是得未雨綢繆啊。”

    郭淡驚訝的瞧了眼寇義,隨即笑著點點頭道:“不錯,不錯,看來你最近長進了不少,那不知你有何妙策?”

    寇義忙道:“說來也真是巧了,今兒我遇到那北鎮撫司的陳五哥,他說他們北鎮撫司最近要招一個懂商的人才,目前他們手中就兩個人選,一個是那柳承變,還有一個就是姑爺您,倘若姑爺您愿意的話,我可以幫您去打點一下。”

    “錦衣衛?”

    郭淡狐疑得打量著他。

    寇義忐忑道:“姑爺,你為何這么看著我?”

    郭淡道:“你老實跟我說,你到底收了他們多少錢?”

    我收錦衣衛的錢?寇義想想都覺得汗毛豎立,哭喪著臉道:“姑爺,您就別取笑我了,我哪敢收他們的錢。”

    郭淡道:“不然的話,你干嘛繞這么大一個彎,來忽悠我去當錦衣衛。”

    未必你一個商戶想錦衣衛,還得人家送錢給你?

    寇義趕忙解釋道:“姑爺,你是不是將情況給弄反了,姑爺若想進北鎮撫司,我們可還得送錢給他們,哪有他們送錢給我們的道理。”

    “你說什么?老子進他北鎮撫司,老子還得送錢給他們?他們是瘋了吧。”

    到底是誰瘋呢?

    寇義都有些迷糊了,道:“姑爺,其實...其實很多大戶家庭都是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兒子去當錦衣衛里面混個差事,因為這么一來,至少也不會被錦衣衛欺負,更何況那些官牙。”

    郭淡算是聽明白了,輕輕按著雙目:“管家,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你就不要拿這種瑣碎之事來煩我,他們愛招誰就去招誰,不要去搭理他們。”

    大小姐說得果然沒錯,真是可惜了這個機會啊。寇義聽罷,知道郭淡肯定不會答應的,又是問道:“姑爺,那陳五哥明兒還會過來詢問,您看...咱們該怎么回?”

    “這也要我教你?唉...方才還真不該夸你。”郭淡睜眼看著寇義,怒其不爭道:“你就說我腎虛,身體不好,無法勝任錦衣衛那等要職。明白了嗎?”

    “明白,明白。”

    寇義嚇得連連點頭,又一臉關切道:“姑爺若真是腎虛,我倒是認識一些大夫......。”

    “滾。”

    等到寇義滾出門之后,郭淡嘴里兀自是念念有詞,“虧你丫的還是個管家,連這個都不知道,我特么有腎虛的機會么。”

    ......

    翌日。

    那陳旭升早早就來到寇家牙行,雖然郭淡不在,但寇義兀自不敢讓他進門,直接在門口攔住他,又跟他去到對面的茶肆。

    “老寇,怎么樣?”剛剛坐下,陳旭升便是急急問道。

    “陳五哥,真是多謝你的一番好意,但是我們姑爺自小身體就不好,常常頭暈目眩,手腳無力,只怕無法勝任。”

    說著,寇義又掏出一錠銀子來,遞了過去,“這兩日可真是麻煩陳五哥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陳旭升看都沒有看,一手就將寇義的手撥開,神情激動道:“老寇,你先別急著拒絕,我們頭說了,是招收懂商的人才,又不是讓他去捉賊,就算他頭暈目眩,手腳無力,也沒有關系。”

    “這都沒有關系?”

    寇義震驚的看著他。

    錦衣衛是干什么的,保護皇帝,儀仗隊,偵查案件,不管是哪樣,可都要一副好身體啊!

    “都說沒關系了。”陳旭升直接掏出一張紙來,拍在桌上,“你瞧,我可是連任命狀都給你拿來了,你們要是不答應,我回去如何交差?”

    寇義瞅了眼那任命狀,不禁面色一驚,作為牙人,一眼就能辨真偽,這還真是北鎮撫司的任命狀,心里納悶著,什么時候錦衣衛變得這么不值錢。

    “行行行,這事你做不了主,你們姑爺在店里么,我自個去跟他說。”

    陳旭升瞅著寇義那木訥的表情,心里焦急的很,畢竟他昨日可以拍胸脯保證過,拿起任命狀站起身來。

    寇義驚醒過來,趕忙道:“五哥且慢,我家姑爺一早就出門了,這樣吧,我再去跟他說說。”

    陳旭升躊躇片刻,又將任命狀往桌上一放,道:“我不管你這么多,明兒我來取的時候,上面必須得有你家姑爺的名字,否則的話,休怪我不講情面。”

    “啊?”

    寇義瞧了眼那任命狀,又瞧了眼陳旭,越發迷糊了,這到底是誰在求誰啊!

    不過寇義倒是沒有騙他,郭淡此時還真不在店里,他一早就約了周豐去往碼頭那邊。

    只見城東的碼頭上停著二三十余艘貨船,全部都是掛著紅綢,從頭掛到尾,寫著“狀元紅”的招子,那是迎風招展,抖動得嘩啦嘩啦響,不僅如此,每艘貨船的船身還用紅漆寫著“念奴嬌號”、“蝶戀花號”,等等。

    總之,無不洋溢著廣告的氣息。

    但都是有關于酒的廣告,而這錢卻是金玉樓出的。

    這猛龍過江,心里也會虛的,故此郭淡為金玉樓訂制的計劃就是,將所有的資金全部投入到狀元紅上面,將狀元紅給捧紅,金玉樓就直接過去專賣。

    倘若直接打金玉樓的廣告,那南京的酒樓見他如此囂張,又是氣勢洶洶,豈會讓他好過。

    “唉...可真是好事多磨啊!”

    周豐望著那些船只,又向郭淡道:“不瞞賢侄,這事我是一早就準備好了,前些日子我還真怕會夭折。”

    “夭折也很正常,做買賣哪能無往不利,但最重要的是要堅持下去,否則的話,就永遠不可能成功。”

    “賢侄這話在理啊!”周豐笑著點點頭。

    郭淡又問道:“不知員外打算何時去南京開分店。”

    周豐不答反問道:“不知關于七夕網戀的畫冊何時出?”

    郭淡愣了下,道:“難道員外是想......。”

    周豐笑著點點頭,道:“賢侄也應該知道,雖然七夕網戀結束多日,但直到如今,還有不少人商量著要再舉辦一次。我是這么想的,有狀元紅在,只要我的分店一開,這生意是肯定差不了,但是這也難免會遭遇同行的嫉妒,我想在明年的七夕節前開張,借著舉辦七夕網戀與那些酒樓打好關系。”

    郭淡眼中一亮道:“這個主意還真是不錯,等到員外立足之后,可就不怕他們了。”

    “哪里,哪里。”周豐謙虛一笑,又道:“不過要想舉辦好這七夕網戀還是離不開你們牙行,賢侄何不借此去南京開個分店。”

    郭淡稍稍點頭,“值得考慮。”

    正當這時,一個碼頭上管事的走了過來,道:“周員外,這第一批貨已經全部裝上去了,不知下一批船何時來。”

    周豐立刻道:“過兩日就來了。”

    郭淡瞧了眼那些貨船,道:“員外,話說回來,這船好像是小了一點。”

    周豐忙道:“我倒也想弄些大點的船,但是這運河水淺,有些地段走不了大船,而且這運河主要是供漕運使用,咱們商人就只能用這么大的船。”

    郭淡好奇道:“既然如此,為何不走海運?”

    周豐道:“賢侄有所不知,這海上風浪大,且還有倭寇作亂,風險太大了。”

    郭淡稍稍點頭,又瞅著那貨船,若有所思著。

    雖然郭淡只是在碼頭上逗留一會兒,但由于路途較遠,故此到傍晚時分,他才回到牙行。

    “姑爺,你可算是回來了,今兒那陳五哥又來了,也不知是不是昨日他會了錯意,還是他以為姑爺你一定會答應的,他...他連任命狀都給帶來了,您看這如何是好?”

    寇義哭喪著臉,將任命狀給郭淡遞去。

    郭淡拿過任命狀來,揉成一團,扔入竹簍中。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承包大明》章節(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到底是誰在求誰(求訂閱))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承包大明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hxozzf.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148组选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