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小說 > 打造超玄幻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弱小可憐又無助的青龍

第三百二十七章 弱小可憐又無助的青龍

作者:李鴻天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雪鷹領主星神兵王全職法師完美世界儒道至圣絕鼎丹尊圣墟無上崛起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hxozzf.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澹臺玄最近太慘了。

    前段日子剛遭遇了黑龍教教主劉元昊的刺殺,險些身死,若非激發了皇道龍氣,此刻整個大玄國應該正在準備給他奔喪。

    而刺殺的事情剛過,如今,又來了一尊大敵。

    南斗山的一位元嬰境的太上長老,為了澹臺玄的皇道龍氣而來。

    一見面便撕破了臉,直接爆發了強大的攻伐。

    南越風老邁的身軀中,竟是爆發出了強絕的力量,看上去風燭殘年,可是,實際上卻無比的強大。

    轟!

    靈氣匯聚成了一掌,巨大的手掌,幾乎遮蔽了半個城池,散發著壓抑的氣息。

    “放肆!”

    澹臺玄怒目,口中發出震怒的怒喝。

    這南斗山的強者,居然真的在大玄學宮中霸道出手!

    “保護王上!”

    被南越風的元嬰境氣息所懾的玄武衛,紛紛抽出了武器。

    擋在澹臺玄的身前。

    薛濤一聲怒吼,體藏境的實力迸發,身上覆蓋靈氣鎧甲,一槍刺向那一掌。

    可是,南越風這一掌太強了。

    南越風的實力很強,他乃是南斗山的太上長老,活的甚至比杜龍陽等人還有久。

    圓滿級別的元嬰境,所發出的攻擊,根本不是薛濤所能阻擋的。

    噗嗤!

    薛濤手中的長槍崩斷,渾身經脈中炸出血霧,身軀倒飛而出,劃出了許遠。

    只是輕易的碰觸,就幾乎要瀕死。

    戰力的差距太大。

    這便是元嬰境!

    澹臺玄心中怒不可遏。

    但同時,他也感到了無力,這便是修行人的世界,弱肉強食……

    若是這樣的強者占據了整個天地,那百姓該多么的痛苦?

    在真正的強者眼中,普通人的性命,或許與螻蟻無異。

    而人皇道存在的目的,便是保護這些凡人。

    天地萬物,存在即有其存在的道理。

    澹臺玄攙扶住了薛濤,薛濤的模樣極其凄慘。

    一把羽扇擋在了澹臺玄的面前。

    “王上,撤走,退到青龍龍門。”

    墨矩嚴肅道。

    澹臺玄卻是目光冰冷,搖了搖頭。

    “本王不能退,本王若退了,你們怎么辦?”

    “矩啊,你當本王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

    “本王就站在這兒,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殺本王!”

    澹臺玄巋然不動,腰桿挺得筆直。

    哪怕面對元嬰境的可怕攻伐,也絲毫沒有后撤。

    “龍氣聚集于一身,陸少主弄出龍氣的目的,怕就是為了天下蒼生而著想。”

    “這老東西敢動本王試試!”

    澹臺玄說道。

    他倒是也看的透徹。

    皇道龍氣乃是出自白玉京,因而,澹臺玄有白玉京作為底氣。

    墨矩則是嘆了口氣。

    事實的確是如此,可是……

    澹臺玄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人若大限將至,會有何等的瘋狂。

    人會為了活下去而做出何等失去理智的事情。

    南越風想活下去。

    他修行到大圓滿元嬰太多歲月,他不想就這樣死。

    他要在修行路上走的更遠。

    因而,墨矩覺得,白玉京或許無法成為震懾南越風的原因。

    轟!

    果然,南越風的一掌可怕的轟來。

    墨矩儒衫飄揚,看向了南越風。

    “前輩……皇道龍氣乃是白玉京陸少主親自許與北玄王。”

    “前輩要奪皇道龍氣,可問過陸少主?”

    墨矩羽扇輕搖,喝道。

    雖然對結局有所猜測,但是,墨矩還是選擇試試。

    萬一南越風還忌憚呢?

    然而……

    很快,墨矩的心沉了下去。

    因為……南越風沒有停手,反而攻伐越發的恐怖!

    “哈哈哈……”

    “老夫只是想看看,人皇道,可否得長生。”

    南越風笑道。

    壓抑的一掌不斷的逼近澹臺玄。

    玄武衛的強者紛紛被壓制的后撤。

    澹臺玄身上衣衫獵獵,面容赤紅,仿佛有熱血涌上了面龐似的。

    “你個老東西,在做夢呢?老而不死是為賊,還求長生!”

    澹臺玄面目赤紅,頂著那可怕的一掌的威壓,竟是破口大罵出聲。

    他這臭脾氣,終是忍不住了。

    墨矩有些無言。

    王上,你注意一點形象。

    不過,墨矩也知道,留手不得了。

    雖然他扛不住這一掌,但是能夠替澹臺玄擋多少是多少。

    墨矩一聲喝。

    口中竟是喝出了浩然正氣。

    白色的浩然正氣與那一掌碰撞,雖然無法撼動分毫,卻是引起波紋擴散。

    噗嗤!

    一擊之下,墨矩臉色蒼白。

    他蹬蹬蹬的后撤。

    嘴角有血淌下,染紅了白色的儒衫。

    澹臺玄眼睛紅了。

    可是,他自顧不暇。

    元嬰境的一掌,終于當頭落下,像是要擒拿住他似的。

    “喝!”

    澹臺玄怒意滾滾,皇道龍氣再度浮現,金色的皇道龍氣化作金龍盤旋在他的頭頂上空。

    垂落下的玄黃氣,像是最堅固的壁壘,替他擋住了攻伐。

    南越風渾濁而老邁的眼眸中頓時閃爍出了精芒。

    “這便是皇道龍氣!”

    咚!

    一掌轟在其上。

    可怕的席卷之力爆發。

    澹臺玄如遭雷擊,感覺身體一陣透體涼意。

    身軀后撤了兩步,嘴角溢出了血。

    元嬰境的一擊,可比劉元昊那體藏境要強太多了。

    哪怕南越風沒參悟道意,但是,他本身的實力,就足以鎮壓一切。

    “凡人之軀,竟能擋下老夫的一擊……”

    南越風眼眸中越發的熾熱。

    他感覺到了這人皇道的奇異。

    若是他能夠從人皇道上悟得什么,或許,真的有機會突破嬰變也說不定呢?

    所以,南越風再度拍出一掌。

    沒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攻伐技巧,有的,便是簡單而直接的力量碾壓。

    問天峰上。

    趴在龍門上的青龍再度睜眼。

    這澹臺玄最近怎么這么慘?

    下一刻,他從龍門中蜿蜒盤旋而出。

    吼!

    一聲龍吟。

    青色匹練從青龍口中噴吐而出,陡然砸落而下。

    竟是與那南越風的一掌撞擊在一起。

    可怕的氣浪席卷開來,將大玄學宮中的建筑給轟的支離破碎。

    玄武衛、學子們都看的眼眸赤紅。

    青龍從天降。

    口中咳血的澹臺玄則是發出了大笑。

    “老伙計!盤他!”

    澹臺玄不知道青龍能不能打得過南越風,但是,他只知道,氣勢不能弱。

    南越風老邁至極,仿佛半只腳要踏入黃土,他看了一眼青龍,眉宇微微蹙起。

    “龍門中的天龍種……”

    南越風老邁而沙啞的聲音響徹。

    下一刻,他的身軀周圍,一位位南斗山的金丹境爆射而出。

    將大玄學宮的局勢控制住。

    南越風身上的素袍獵獵。

    “青龍,現在離去,莫要管閑事,否則……老夫今日便屠龍。”

    南越風道。

    青龍的氣息在南越風看來,并不算很強。

    雖然他知道天龍種的實力不能單單以氣息來觀望之。

    可是,南越風有自信。

    皇道龍氣是他難得的尋找到破元嬰入嬰變的契機,他不能放棄。

    青龍的氣息尊貴,恢弘,剛正……

    與澹臺玄的皇道龍氣倒是相得益彰。

    也難怪青龍會屢次出手幫助澹臺玄。

    對于南越風的威脅,青龍沒有回答,或者說是懶得回答。

    龍威一掃,一股勁風陡然抽出。

    南越風老邁的臉上,溝壑微微一抖。

    “聽說龍血能延年益壽……今日,老夫便渴飲天龍血!”

    南越風道。

    他已經沒有選擇了,大限將至的他,若是不入嬰變,他將徹底老死。

    這是天地規則,沒有人能夠改變的天地生命規則。

    所以,哪怕他知道天龍種與白玉京關系莫逆,他依舊是選擇動手。

    咚咚咚!

    南越風騰空而起,元嬰境能夠御風飛行,與青龍在天穹上戰斗。

    泰嶺之上徹底淪為了戰場。

    只聽得轟鳴的碎石在不斷的滾落。

    元嬰境太強了。

    至少,對于青龍而言,太強了……

    天龍種靠的是進化,如今的青龍戰斗力或許和尋常元嬰相當,可是,與大圓滿之境的南越風相比,還是有些吃虧。

    青龍暗金色的眸子中,可怕的波動涌動。

    他發出了厲喝。

    澹臺玄身上的皇道龍氣席卷而起,仿佛映照的青龍由青色化作了金色。

    青龍乃是尊貴的象征。

    化身金龍后,攻伐更加果斷和強大,口中噴出金色能量光輝,與南越風大戰。

    戰斗驚動了整個泰嶺。

    大玄學宮的學子面容熾熱的抬起頭。

    他們都曾經在龍門中修行,見到過祥和的青龍。

    沒有想到,祥和的青龍,居然會爆發出這么強大的力量。

    青龍在保護他們!

    澹臺玄身上皇道龍氣席卷。

    他取出了帝龍印。

    口中厲喝。

    天穹上。

    青龍目光閃爍光華,與帝龍印呼應,爾后,帝龍印便沖天而起,迎風暴漲,化作了巨大的大印被青龍尾巴卷住,狠狠的拍向南越風。

    南越風被大印一拍,整個人砸入地面。

    “頂級法器?!”

    南越風佇立,看著那迎風暴漲的大印,面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青龍得了人皇道的加持,他竟然無法短暫拿下。

    不過,他的內心卻是越發的火熱,人皇道越強,他就越興奮。

    手中結印。

    南越風頭頂之上,竟是浮現出了一尊元嬰。

    元嬰與南越風長得一模一樣,這是沒有異變后的元嬰。

    能量幾乎要溢出,達到了圓滿層次。

    南越風利嘯沖起,須發飛揚。

    頂著元嬰的他,戰力無雙。

    他與周海生不一樣,周海生將希望寄托在周留身上,所以周留一死,周海生就萬念俱灰。

    而他南越風則只相信自己的實力。

    唯有自身強,才是根本。

    南越風身上光華匹練垂落,老邁的身軀開始變得年輕,一如當初的周海生一般。

    這些老一輩的元嬰境都有著極強的底牌。

    年輕后的他們,戰力會恢復到曾經的巔峰。

    “這便是元嬰境……”

    墨矩咳血,神色復雜而驚嘆的看著天穹上的戰斗。

    飛行天穹,返老還童……

    元嬰境,簡直宛若神仙中人。

    澹臺玄則是怒吼,神仙個屁,在他看來,南越風就是仗勢欺人的小人!

    “殺!”

    澹臺玄攥起拳頭吼道。

    然而,結局是殘酷的。

    南越風越戰越勇,他找到了希望,整個人煥發出了希望的光輝。

    實力仿佛在這一刻得到升華。

    帝龍印被打飛了。

    青龍盤旋天穹,被南越風轟的龍鱗崩飛,盡是有龍血揚灑。

    南斗山的弟子們流露出興奮的笑容。

    若是南越風能夠更進一步,突破至嬰變。

    南斗山將能夠一躍成為一流勢力,可與與武帝城、乾女宮等圣地媲美的一流勢力!

    嬰變境是一流勢力的代表和象征。

    沒有嬰變境,永遠都只能是二流。

    而天元域中,嬰變境強者數量非常少,除了四大圣地,便沒有任何嬰變境強者。

    所以,南越風很渴望突破,渴望蛻變,嬰變,其實就是元嬰的蛻變。

    是跨入生命躍遷變化的根本!

    青龍喋血天穹。

    龍氣震蕩世間。

    戰斗一時間竟是變得有幾分慘烈。

    南越風越戰越勇,渾身散發熠熠光輝。

    澹臺玄的一顆心沉了下去。

    他發現青龍竟是有些打不過南越風。

    而且,青龍好像受傷了!

    澹臺玄抽出了護身劍。

    往泰嶺之上攀爬。

    南越風在空中踏空而行,一步一步。

    青龍的利爪抓著泰嶺的地面,像是切豆腐似的抓碎。

    澹臺玄從廢墟山石中爬出,握著護身劍,遙指南越風。

    南越風笑了。

    “皇道龍氣……連老夫都無法打破的能量,給你這凡人,實在是太浪費了。”

    南越風道。

    澹臺玄怒目,“呸!你懂個屁!”

    爾后,他扭頭看向了青龍。

    青龍趴在地上,暗金色的眸子與澹臺玄對視了一眼。

    一人一龍,竟是有幾分惺惺相惜之感。

    一如當初澹臺玄求龍門資格的時候那般對視。

    “老伙計……打不過咋整?”

    澹臺玄道。

    “要不你先跑……等以后變強了再回來替本王復仇!”

    澹臺玄攥緊手中的護身劍,道。

    青龍搖了搖頭,爾后,張開嘴,仿佛是嘆氣似的。

    下一刻。

    青龍抬首,朝著天穹發出了一聲高亢的龍吟!

    龍吟之聲像是巨石投入水潭中炸開的漣漪,四散開去。

    嗯?

    南越風面色微微一變,他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卻見,青龍開始撕咬自己身上的龍鱗。

    噗嗤,噗嗤……

    鮮血噴灑,青龍更是揚起一根龍指,在自己的身軀上鉆了個窟窿,龍血汩汩流淌。

    南越風懵了。

    澹臺玄也懵了,“老伙計,你別……別自殘啊?”

    忽然。

    青龍掃了澹臺玄一眼,龍爪落下,將澹臺玄壓趴在地上,壓的咳出血液……

    使得澹臺玄的模樣,非常的凄慘。

    爾后,青龍再度發出高亢的龍吟。

    像是委屈到極致的求援呼喊。

    南越風的面色驟然大變。

    “這龍……要做什么?”

    澹臺玄似乎也猜到了什么。

    苦肉計?

    這操作……有點騷啊!

    滿臉血污的他,只能張嘴發出一句“臥槽”!

    ……

    不周峰。

    綠意盎然,繁花似錦。

    有枝條垂落在山壁上,更有朵朵嬌艷的小花盛開。

    一塊巨大的青石上,一道身影盤膝而坐,閉著眼眸,張嘴吞吐著一股乳白色的氣息。

    如果陸番在這兒,定然能夠認出,這氣息中竟然是蘊含上了一股混沌之力!

    雖然極少,但是這股力量卻是實實在在的。

    忽然。

    盤坐在青石上的竹瓏徐徐睜開了眼。

    身后的龍門中。

    一股凄慘到極致的龍吟聲飄出,帶著悲傷,帶著難過,帶著仿佛瀕臨死亡,對世間的不舍。

    轟!

    不周峰上,可怕的氣息驟然席卷。

    竹瓏吞下了那乳白色的能量,微微側臉。

    “小青?”

    她閉著眼,豐潤紅唇發出了呢喃。

    發生了什么?

    青龍怎么會發出如此凄慘的呼嚎?

    她站起身,作為八大龍門的大姐大,她豈能坐視不理?

    身軀劃過殘影,瞬間從不周峰上進入了龍門,跨過鐵索,從青龍龍門中走出。

    ……

    南越風的面皮子微微抖動。

    青龍的模樣越發的凄慘了,身上浮現出了一道道利刃刮出來的血痕,那其實是青龍自己用爪子刮出的。

    甚至還有不少位置被戳出了窟窿,血灑滿地。

    這是條狠龍!

    南越風停手,側耳傾聽周圍的動靜。

    這青龍……很不對勁!反常的舉動讓他有些不安。

    難道青龍在呼喚白玉京?

    南越風爆發出了極強的力量,盤踞在他頭頂上的元嬰,更是睜開了眼眸,霞光璀璨。

    渾身的力量緊繃。

    忽然。

    問天峰上。

    青龍龍門前。

    一道曼妙的身影邁步而出。

    少女秀雅絕俗,少女黛眉如鉤。

    緊閉的眼眸,睫毛輕顫。

    感應到滿身傷痕,氣息萎靡,瀕死的青龍。

    瞬間爆發出可怕氣息,掠空而來。

    嗷吼!

    青龍立刻沖出,帶著決絕的氣息,義無反顧的撞向南越風,南越風蹙眉,想到青龍可能召來白玉京,所以,只是拂袖,想要先蕩開這凄慘至極的青龍。

    然而,他的袖子拂到一半,青龍便倒飛,喋血五百米,更是發出斷骨般的弱小可憐又無助的慘嚎……

    南越風:“……”

    趴在地上滿臉血污的澹臺玄看到了掠空而來的竹瓏,這可怕的少女,他當然記得,不周峰龍門中的那尊可怕存在!

    看著在地上慘嚎不斷的青龍……

    澹臺玄下意識的趴在地上,也學著哀嚎哼唧了幾聲。

    老伙計……優秀啊!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滄元圖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神級文明我是光明神飛劍問道開天錄修羅丹神吞海萬世為王天龍邪尊
《打造超玄幻》章節(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七章 弱小可憐又無助的青龍)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打造超玄幻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hxozzf.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148组选的关系